226年首次全球最大交易所迎来第76任掌门首创不发

  原标题:226年首次,全球最大交易所迎来第76任掌门,首创不发新股、不路演、无禁售期上市方法 5月2

  原标题:226年首次,全球最大交易所迎来第76任掌门,首创不发新股、不路演、无禁售期上市方法

  纽交所首席运营官史黛西-坎宁安(Stacey Cunningham)成为交易所第67位总裁,也是纽交所226年历史上首位女总裁。

  纽交所全程纽约证券交易所,拥有226年的历史,起源可以追溯到1792年5月17日,当时24个证券经纪人在华尔街一棵梧桐树下签署了经营股票交易的协议。

  纽交所也是全球上市公司总市值最大的交易所,是第二名纳斯达克交易所的2倍多,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4倍多。

  纽交所的上市公司主要是工业、能源、银行等大企业,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主要是苹果、阿里巴巴、B站等全球或大或小的科技互联网公司。

  美交所是唯一一家能同时进行股票、期权和衍生产品交易的交易所,上市公司也多为中小市值公司。

  金融行业:汇丰、万事达、VISA、高盛、摩根士丹利、美国银行等,像汇丰在伦敦、香港、纽约、巴黎、百慕大五地上市。

  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阿里巴巴、新浪、网易等,还有很多中国公司也在美国上市。

  例如、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(三大运营商均是港交所+纽交所,中海油、南方航空(上交所+纽交所)、东方航空(上交所+纽交所)等。

  即使是互联网公司,也不全是在纳斯达克上市,例如唯品会、58同城、聚美优品、汽车之家等在纽交所上市。

  最新的有,2017年11月搜狗在纽交所上市,今年2月8日,小米旗下生产小米手环的华米科技也登录纽交所,成为小米生态链首家IPO上市的企业。

  随着纳斯达克等交易所的不断崛起,纽交所在美国股票交易中所占的市场份额已从10年前的40%跌至今年4月的22%。

  2017年,纽交所的日均交易量约500亿美元(约3200亿元人民币),最近一个月,上海证券交易所每日交易量约为2500亿元人民币,深圳成指+创业板的每日成交量约3500亿元人民币。

  而纽交所上市公司市值约为纳斯达克的2倍、上交所的4倍、深交所的6倍,简而言之就是纽交所渐显疲态、没有活力了。

  交易量逐渐萎缩的结果就是公司不愿意在纽交所上市、没了新鲜血液的注入,投资者也不愿意交易,对一家交易所来说这相当于慢性死亡,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

  就在今年4月份,纽交所公告暂停当日剩余交易时间的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交易,原因是“价格代码”出现问题。

  对于一家证券交易所来说,因为代码故障而不得不暂停交易实在是太尴尬了,属于砸自己的饭碗。

  而事实上,这也不是纽交所第一次盘中突然暂停交易,在2015年7月8日,纽约证交所暂停了全市所有股票的交易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也报道称,坎宁安上任后首要任务将是推动纽交所继续更新交易系统,以应对电子交易平台的挑战。

  坎宁安今年才43岁,1994年,还在读大学时,坎宁安就在纽交所实习。1996年,坎宁安正式加入纽交所,成为一名银行业务交易员。

  在2007年至2012年,坎宁安跳槽到了纳斯达克工作。这段经历也让坎宁安看到纳斯达克的优势,学会如何拥抱新经济、新公司。

  在担任首席运营官期间,坎宁安对纽交所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,让百年老店重新焕发生机,她的努力也得到外界认可,被任命为新总裁。

  目前,苹果、阿里巴巴等新兴科技公司上市首选纳斯达克,为了吸引新兴科技公司赴纽交所上市,2017年,坎宁安提案修改纽交所上市流程,允许公司不发新股直接上市,美国证监会在今年2月初批准了这一提案。

  今年4月3日,全球最大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于4月3日以直接上市方式登陆纽交所。

  Spotify此次的直接上市没有聘请主承销商和发行新股,没有举办路演,也没有静默期和交易”禁售期“,甚至没有在纽交所举行传统的敲钟仪式。

  “直接上市”的方法就是公司不发行新股募资,上市当日,公司原始股东卖出股票,由当日的买单和卖单直接确定开盘价,市场上的股票全部来自公司原始股东卖出。

  所以,直接上市也就没有大股东锁定期,非常利于不断烧钱的互联网公司快速套现。

  例如,作为全球最大的流媒体服务商,Spotify在全球拥有1.59亿的活跃用户和7100万的付费用户,但2017年,Spotify支付的音乐版权费总额达80亿欧元,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,直接上市直接卖出帮助公司解决资金压力。

  同时直接上市无需投行承销还没有“中间商赚差价”,Spotify上市向投行支付了3600万美元,而与Spotify规模相似的Snapchat一年前上市时,则花费了将近1亿美元。

  Spotify上市当天股价收报149.01美元,成为在美上市科技公司首日市值的前十名,市值约超过250亿美元。

  不发新股、不路演、不雇承销商的新上市方法颠覆了纽交所的传统,但也给纽交所带来新鲜血液、新的活力。

  无独有偶,2017年1月,阿德纳-弗赖德曼(Adena Friedman)成为纳斯达克交易所首席执行官。

  坎宁安上任后,全球最著名的两家证券交易所,纽交所和纳斯达克,都将由女性领导。

  2011年,弗里德曼离开了工作18年的纳斯达克,跳槽到凯雷投资集团担任总经理。

  2014年弗里德曼重新回到纳斯达克交易所,2017年弗里德曼成为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首席执行官。

  无论是纽交所还是纳斯达克交易所,无论新掌门是女性还是男性,重要的是纽交所与纳斯达克都敢于创新。

  纽交所226年的历史接近中国古代一个朝代的存续时间,但纽交所依旧有创新精神推出“直接上市”。

  “自我创新精神”也是可口可乐、西门子、通用等这些欧美大企业能成为百年老店、牢牢最精尖核心技术的的原因之一,值得中国企业学习。